首页 > 财经 > 伟德红利太多了 - 朋友圈爆款这次没骗我(真的好看)

伟德红利太多了 - 朋友圈爆款这次没骗我(真的好看)

时间:2020-01-11 14:12:19

伟德红利太多了 - 朋友圈爆款这次没骗我(真的好看)

伟德红利太多了,国产黑马?

目前sir听到的评价有:

“笑里藏刀。”

“看完想去买床垫。”

“每一句台词我都感同身受。”

……

在sir的小圈子里,此片已爆。

至于它会多猛烈地轰炸你的朋友圈,两天后上映就见分晓——

《半个喜剧》

喜剧

好笑,少不了。

开心麻花团队+驴得水原班人马,我们期待的当然是喜剧。曾经的《驴得水》知乎评分7.9,口碑票房双收。

预告片里有两个笑点,乍看get不到,但放到电影里都让人捧腹。

一是自嘲。

任素汐相亲,对象是相声演员,现场来了一段三句半:

今天咱俩搞对象

要问为啥搞对象

(任:为啥啊)

因为咱俩长得

一模一样

因为开心麻花粉丝揶揄任素汐和常远长得像,任素汐本人也曾经发微博“澄清”过。

把这个梗放到电影里,懂的人肯定会心一笑。

二是反差。

喜欢任素汐的男主,撞到了相亲,跟人家干了一架。

怂的不行,但非要逞强。

挂彩下了场还不服气——

- 干嘛不还手啊?

- 他没受伤吗?

- 受了啊,人家快板坏了啊,打你打的

光荣负伤,战绩:打烂一副快板。

不过老实说,不管是自嘲还是反差,都属于直给的笑料。

而在此之上,喜剧更难的是玩结构。

举个例子。

《九品芝麻官》里,青楼里有一场戏,包龙星、豹子头、皇帝、协理大臣依次进房间。

后一个人进来,前一个人为了回避就躲到床底下。

结果床下的人越来越多,局面越来越不可收拾。

这场戏,就是典型的结构笑点。

不同的身份,不同的窘境,在同一个场景中被捆绑在一起,层层叠加,最终不可抑制地引爆笑点。

《半个喜剧》同样借助房间,将几组关系拧成一股麻花。

电影一开场,先抛出一个(比较)简单的问题:

好哥们婚前出轨,我该怎么办?

官二代郑多多(刘迅 饰)是个浪荡公子哥,和未婚妻高璐(汤敏 饰)婚礼临近,却又到处撩骚,欺骗莫默(任素汐 饰)发生了一夜情。

为了泡妞,他把哥们孙同(吴昱翰 饰)的房间说成是自己的,自己那个脏乱差的房间说成是孙同的。

谎言加谎言。

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,将角色依次卷入其中,笑料也接二连三。

第二天早上,孙同母亲来看望他,撞见房间里的莫默。

她以为她是孙同的女朋友,她以为她是郑多多的妈。

孙同的麻烦没完。

老妈刚走,郑多多未婚妻上门。

他只好急忙打掩护,说莫默是自己的女朋友,然后把她锁进厨房。

瞒过了那一头,这一头也露馅了。

莫默冲到他房间报复泄愤。

哎等等,这是孙同房间啊……

可怜又可笑。

所有的误会都来自于房间。

这种戏剧结构上的心思,既是利用不同视角,把角色蒙在鼓里,也给了观众知晓一切,开怀大笑的权利。

而且,这个设计,还不单单是笑点。

更能埋下电影接下来所有矛盾的起因:

孙同与莫默之间的缘分。

孙同与郑多多的兄弟情。

孙同和母亲的僵持。

还有最初郑多多和未婚妻之间的暗雷。

四条关系,只用了一个“房间换位”就完成了铺垫,这是国产喜剧里少有的真功夫。

它让你开怀笑了,更得当心。

下一秒伸出明晃晃的刀子。

另一半

很多人会问,半个喜剧,还有半个去哪了?

这也是它和《驴得水》一脉相承的地方:

喜剧,有。

但这层糖衣,终要化开成一些难以下咽的东西。

回到电影,全片所有剧情其实围绕了三个问题展开。

1,好哥们婚前出轨,我该怎么办?

2,我喜欢上了他的出轨对象,我该怎么办?

3,好哥们不让我喜欢他的出轨对象,我该怎么办?

很多人可能会说,这种问题有什么复杂的——

打掩护;

我喜欢就好;

管他的。

但《半个喜剧》绝不打算轻易放过你,从半个喜剧里延伸出来的是,故事,变复杂,问题,变沉重。

第一个问题,孙同为好哥们郑多多打掩护。

看似男人间的人之常情。

可如果告诉你,郑多多的未婚妻,同样也是孙同当初喜欢但未表白的女孩。

继续瞒?

而后两个问题,孙同面对的不只是爱情和兄弟情的抉择。

更是现实。

因为这个好哥们,也是一半,一半。

他可以罩你,带你玩。

也可以捏住你,决定你能否留在这个城市。

孙同出身小地方,来到北京读书上学。

临近毕业,在大城市立足的困难扑面而来。

房租,工作,身份,哪一样不难倒过无数人。

但,幸好有郑多多。

租房,郑多多让他住自己家,免了房租。

工作,郑多多给他在父亲当领导的单位,安排实习入职一条龙。

户口,郑多多父亲的单位,还能帮孙同落户。

更别说,在此事之外,郑多多一直待孙同不错。

换你,你会怎么选?

是选择虚无缥缈还不一定有结果的爱情,还是已经稳步推进唾手可得的未来(北京人身份)?

更别说,因为开头莫默的刺激,孙同的母亲,已经把老家房都卖了,准备等着落户后,给孙同在北京付首付。

这也印证了海报上的那句话:

看个笑话,别嫌事大。

我们观众被结构化的喜剧逗乐不假,但孙同面临的,就是人生的十字路口,是全家人阶层跃迁的关键节点,一旦选错就前功尽弃。

爱情至上?

坚持自我?

哪有这么轻而易举。

《半个喜剧》给了sir久违的刺痛感。

它拒绝简单正确的答案,去逼出你心底真正的怕,真正的爱。

sir想起七年前刺痛过我们的《北京爱情故事》。

石小猛为了在北京立足,做起奸商的生意,沈冰痛心于他的堕落,他却说出这样一番话——

“你是女人,只要嫁给一个男人什么都有了”“我是男人,男人必须成功”这样的话,正确吗?

太不正确了。

放到今天分分钟被喷“直男癌”“物化女性”。

但石小猛痛吗?

他太痛了。

不痛,又怎么会如此撕破脸皮。

《半个喜剧》同样要揭破这层“正确”的皮,露出更血淋淋的“不正确”。

电影中孙同的选择,sir不想剧透。

但你看,莫默质问孙同对郑多多妥协的时候。

他在预告片里反问——

不也同样是在说现实对爱情的离间——

“你在北京有户口、有房,你只要找个简单的工作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。”

“我是北漂,我必须成功,我没有户口、没有房,就没有一切。”

谁错?

家庭条件良好的莫默,是个飒爽的北京大妞,要爱情的纯粹,不接受谎言和妥协。

她没错。

出身小县城的孙同,他没有了无挂碍追求爱情的权力。

也不是他的错。

只有撤去了想当然的选择项,电影也露出了现实这根硬骨头。

而《半个喜剧》,甚至不仅仅是现实。

关乎尊严

在采访中,导演周申表示——

我们的电影的主题,一直讨论的,是底线和原则问题。

你可以选择当狗,但不能当了狗还假装自己没有当过狗。

《驴得水》里,在官僚主义的压迫恐吓下,个人利益的挣扎纠葛,底线越来越低,到最后,有人死,有人疯,不堪忍受的校长女儿只能逃。

而在《半个喜剧》里,同样是底线,孙同面对的,是好哥们兼官二代郑多多的逼迫。

在这里,有两层桎梏。

第一层是功利的。

即为了他能够提供给你的好处,你的底线能够降低到什么程度。

预告片里,得知真相的莫默骂了孙同——

你他妈就是郑多多养的一条狗。

而为了自己,为了家人,孙同一步步妥协,一步步退让。

从人退化成狗,似乎也获得了想要的一切。

但,这个事情最虚无缥缈的地方在于,建立在谎言上的故事有东窗事发的一天。

事实证明,事发时,首先被抛弃的就是狗。

第二层,则是感性的。

孙同与郑多多之间的关系充分证实了,一旦有了利益纠葛,所谓的“哥们儿”关系,就会在一次次的剥削下,脆弱不堪。

郑多多这一回可以让孙同和莫默分手。

那么,下一次,就能干涉孙同和别人的婚姻。

当包容他人错误的人需要谨小慎微,伤害他人善良的人却可以有恃无恐的时候。

一切都畸形了。

预告片里,莫默有两句话,其实就是电影中有关反抗精神的主旨。

我不是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样

我就是想试试这样行不行

但下一秒,她就被朋友说:你在放屁。

从《驴得水》的民国背景走到《半个喜剧》的现代北京城,延续不变的,是其中女性的生存困境。

莫默和张一曼的设定都超级硬核——

有一条宁死不从的底线。

张一曼,被家族驱逐,从千金小姐化身成为乡村教师,哪怕不被剪去头发,脑门上似乎都贴着一个标签:荡妇。

莫默,职业女性,三十岁还没有嫁出去,工作上雷厉风行,再加上她缺乏女性魅力的刻板印象,连自己的亲生母亲也认定,此时的女儿是失败的。

她们都活在整个环境的贬低中。

但她们又都活出了不一样的坚韧。

《半个喜剧》里整个强大的人设,让任素汐再次得到了她演艺生涯里绝佳的表演机会。

在事后感叹自己的幸运,能每一次都体验不一样的人生,谈不一样的恋爱,经历不一样的困苦。

而用好演员,这也是导演周申、刘露一直以来的创作技巧——

我们是用演员来“写”剧本的。在创作中追求演员的真实反应,只提供简单的故事框架,让演员在情境中丰满角色的台词和细节。

明里暗里,就饱含着优秀作品诞生的原因。

有一个细节,导演在映后反复提及。

如何解决电影最后高潮,莫默独闯婚礼的戏呢?

只要莫默当面与郑多多对质,孙同的作用就会被极大削弱。

因此这场戏的剧本,让导演憋了很多天都没有头绪。

最后,只能硬演。

可就是这场本以为会很难熬的戏,却让主演中资历最浅的刘迅hold住了全场。

郑多多当着未婚妻的面,唇枪舌战,自编台词,挡住了莫默的攻击,扳回了一局。

也给孙同王者归来,留足了预期。

演员临场发挥,再打磨,再到成为电影正片的一部分。

在完整的框架之下,不断地打磨表演的节奏,试验演出的效果,最后把一个精致的完成品搬上大银幕。

这是《半个喜剧》,所能够反映出的国产喜剧第一流的制作功底,也是这个小而美的《驴得水》团队,能够不断给人惊喜的原因。

回到电影表达的主题,导演还是心软的。

没有让所有问题,都直白地去刺痛你。

反而包装了一下,回到了最想讨论的话题——

另一半,是什么。

看完《半个喜剧》,sir想说那或许是尊严。

片中的角色都有着残缺和不完整。

郑多多,出轨成性。

但是电影不是只浅显地骂渣男,而让你看到渣背后的线索——

父亲有权势,为他安排门当户对的婚姻,并且给他贯彻的是,只要有关系,一切都能摆平。

他以为爱情、友情仅仅是“一种关系”,他无法感知到关系的另一面,还有真情实感。

他好笑,因为蠢。

他蠢,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可以全能掌控所有人:未婚妻、朋友、出轨对象。

唯独不知道,自己也是个残缺的人。

孙同好笑,是干裂的笑。

一辈子在做迎合顺从的套中人,没有真正追求过什么。

莫默好笑,是无人应和的尬笑。

她自己活得风风火火,敢爱敢恨,旁人却只把大龄单身的她当笑话。

人各有各的残缺。

但残缺的“半个人”,是不是找不回另一半的喜剧呢?

电影里,角色的设计很有意思。

你看孙同和莫默在逛眼镜店。

他的下半身,是她。

她的下半身,是他。

两条线条,有了交集。

性别和性格错位的两人,也因此才得到完善。

半个女人和半个男人,放下傲慢和偏见,真正地审视自己和对方,才是突围之路。

退化成狗的现实,被放弃的尊严,在相互错位中,可以站起身子,做回人。

抱歉,说到最后,请允许sir撤回之前的话。

喜剧。

其实只是一个中空的容器。

空出另一半是什么?电影里并没有答案。

要由你到电影院里,才能为它补全。

你想找到的那一半是什么。

喜剧另一半,演的就是什么。

本文图片来自网络





上一篇:贾乃亮一人出门旅行好心酸,网友:这个转变太让人心疼
下一篇:人民日报评外卖骑手撞倒医学专家事件:外卖应求安全

相关新闻